逝光终不悔·VOL.11

VOL.11

晚饭吃得太急,施南阳那一桌的人都没吃多少,好不容易在宿舍里歇下,没过多久,教官的哨声又尖锐地响了起来,无奈,大家只能带上小红帽迅速奔下楼去排队。

是去篝火晚会。施南阳是有些小兴奋的,她还没参加过篝火晚会呢,是一堆人围成一个圈圈绕着篝火转吗?随着教官们的安排,他们又开始在大金山上奔跑起来,施南阳按着帽檐怕被风刮跑,又抱着手帐本准备随时记些什么。 她漫无目的地随着前面的人移动步伐,欣赏着傍晚时大金山的景色。粉霞在天边燃着,灯带在路旁亮着,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到了晚会的地点,大家看见一个简易型的舞台和不远处刚刚点起的篝火。所以有篝火就叫篝火晚会了?正愣神,教官严厉的声音又冷不防地响起:“3号车的到这里来!”“给我排好队!”同学们顺着教官的指令在铺着草皮的斜坡上乖乖坐下,等待着晚会的开始。施南阳坐在很靠前的位置,主持人试话筒的声音突然炸在耳边,她才发现自己面前有个超级大的音箱,便立刻跑去向老师请示能不能坐后面。老师知道她心脏不好,于是爽快地答应了。施南阳走到最后的位置坐下,打量周围坐着哪些人——全部都是男生......她生无可恋地笑笑。叶清远应该也是在看周围有哪些人,当他瞥见后面的后面是施南阳时,立刻往前面挪了一点。一旁的周锬说:“诶施南阳,本子借我看看,好回去写这次的作文。”施南阳打哈哈般地回答:“好啊好啊,五块钱一看,保准你作文得九十分的喔!”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周锬还真从兜里掏出五块钱递给了她,她有些哭笑不得地说:“还真给啊...逗你玩儿呢...”借着周锬看手帐的当儿,施南阳望着叶清远的背影思神,明明一个月前他们的关系好得连数学老师看见他俩在一起就露出狡黠的笑容,为什么现在他就不找她说话了呢?

舞台灯光组成花朵的形状在四处游弋,唱歌的主持的声音通过音箱传到施南阳的耳朵里面,刺激她的心脏。施南阳觉得她有种活不过今夜的感觉,疯疯癫癫地找人借水。叶清远回头问她怎么了,周锬代替她回答:“她心脏不舒服吧。”后面的人没有教官看着,就也没了规矩,位置也稀稀拉拉地变了不少,周锬从施南阳的前面移到了左面,施南阳和叶清远中间便没了人。叶清远看着她缩成一团的模样,说:“早说啊,早说给你带耳塞啊。”他要去施南阳的本子,侧身将本子轻轻覆在她的耳边,试图为她遮挡一些噪音。旁边他的哥们儿起哄说:“唷~叶清远心疼了~”叶清远没有说话,也没有将本子移开,当那首歌唱完的时候,才又转回身。周锬问:“施南阳,我帮你去和老师说一声吧。”施南阳没形象地拉拉他的胳膊说不要,老师会和家长说的。后来叶清远逗她说要和老师说,她不肯,他问她为什么。施南阳略认真地告诉他:“因为老师会打电话给我妈妈,我妈妈会担心我的对不对,她离我那么远也不知道我好没好,不就更担心了吗,就要给我爸爸打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肯定要吵,他们吵架,我就难过了对不对,所以就不要和老师说了嘛。”叶清远看着她亮亮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怔了一会儿说:“逻辑推理这么好啊,没见得数学有多好。”为着顾施南阳,叶清远基本上都没有看什么节目。他再次说要和老师说一下,这次很认真,但施南阳一如既往地摇摇头,挺了挺身子,对他开心地笑了一下,以此证明她没事。叶清远深深地看着她,眼神好像有些心疼,他知道她倔,明明不能过度锻炼,还硬撑着,难受了还嘴硬说我很好呀哈哈哈,就像现在一样。对着她满含笑意又透着丝倔强的眼睛,叶清远总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站在舞台上唱歌的,是一个男生,他好像很紧张,什么也唱不出来,主持人鼓励他并且让会唱的跟着一起唱。施南阳觉得那个男生有些无助啊,他敢站上舞台就已经很棒很棒了,就听从主持人的话,跟着他一起唱。“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让你再变老了......”她的声音轻,但在发现观众们每一个跟着唱的时候,还是窘迫地自说自话:“诶怎么没有人唱啊。”

中场休息的时候,因为音箱不发声,所以施南阳精神起来了,凑在一旁看周锬摆弄跳绳的把儿,说:“好好玩的感觉哈,转好快呢。”右方的张弛说:“我觉得施南阳看周锬玩这个的样子好天真哦。”叶清远转身看她一眼,对张弛说:“她就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施南阳愣神他语气中莫名的温柔是个什么鬼?

施南阳无聊地扒拉着小草,突然一个人难听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她眯起有些近视的眼睛望向台上,问:“这个人是谁啊?”“谢楠木啊。”叶清远说,“好听吗?”“不好听。但是宋不桥会觉得很好听很好听呐~”施南阳比了一个对勾的手势。“所以你就觉得好听?”施南阳也说不准,就没有作声,后来,后来叶清远就转过身不搭理她了。过了一会儿,叶清远面色严肃地问她:“快说真话。”“什么啊...?”施南阳不太明白叶清远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这人儿还在为谢楠木唱歌好不好听而耿耿于怀吗?“快说,你到底难受还是不难受?”“欸...”施南阳默默裹紧外套,带有讨好意味地对他笑,奈何他的目光太具威慑力,不得不说真话:“难受啊。”叶清远拍拍她的帽子,说:“我去和老师说一下吧,好吗?你别那么坚持。”灯光穿过黑夜漫过了少年的眼睛,如此深邃空明,仿佛有光一般地美好。施南阳垂下眼帘,又拨弄起了小草,沉默不语。她也不喜欢自己心脏不好,舞台上的小活动她一个也看不了,只能听着一波又一波欢乐的笑声,只有她显得那么缄默,宛若和别人隔了堵墙。面对着眼前光也探不进的黑暗,委屈地湿掉了眼眶。施南阳暗暗在心里骂自己懦弱,怎么那么爱哭,迅速收回快要落下的眼泪,对着小草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也不知过了多久,叶清远抬起她的帽子,对上她的眼睛,看了会儿说:“哭了?”又转头瞥了眼舞台,继而说:“你倒是抬头看看啊,什么都不看你不无聊吗?要坚持的懂不懂?”施南阳惊悚他为什么会如此了解自己的心思,顺着他的话去看节目。叶清远问她:“好玩吗?”她很开心地对他笑:“好玩呀。”看着她的笑容,他也笑了。

是不是我开心你就会开心呢。施南阳想。其实她的关注点不在舞台,她将所有的余光都用来望着叶清远的背影。很久以前她讨厌他的时候从来没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她会有一点喜欢他,可这,好像不止一点点吧?应该,是比一点点还要多一点点呢。叶清远总是很喜欢出神地望着她,这个时候,她就以收拾书本来掩盖自己的慌乱;某次赵希谣当着两人的面说:“你们俩能别撒狗粮了吗,我都快吃撑死了。”随后两个人望着彼此笑,脸都羞红了;他在她的手账本上吐槽很多,安慰也很多,他说“别强迫自己,有我在”,他说“圆子不哭,我给你糖吃啊”......那些日子,好像已经走了很远了,好像啊,回不来了呢。

“喂你能不能别把帽子压这么低啊,我都看不见你眼睛了。”施南阳抬眸,想回一句“你干嘛要看我眼睛啊”,却欲言又止。这场晚会要是不结束该多好,因为她知道,结束了,他们又会回到冷淡的样子,上午叶清远向她道了两次歉,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你没事吧的样子,施南阳觉得自己就是在造作啊,为什么要那么在意他昨天不来说对不起呢。施南阳将帽檐往上提了提,视线转往舞台。

“那,再见了,逝去的光阴。”

无论有多么美好,终将要告别的,不对吗。

—·—·—·—·—·—·—·—·—·—·—·—·—·—·—·—·—

 

冬阳の絮:先码了第十一章所以小伙伴们可能看不太懂喔,前十章只码了些手稿,暑假期间上不了太多网,只能尽力给大家补一个前十章的番咯,以后会补上哒~望好评撒qwq

    发布于2017年07月03日 11:09 | 评论数(4) 阅读数(317)

上一篇:林夕重叠系列·2·昔年棠花

下一篇:孤星

评论

Mr.soda 发表于2017-08-17 17:12:13

好棒!!!甜齁死啦
东栀w 发表于2017-07-27 20:10:12

啊啊啊啊来啦!!!!!

蚂蚁 112.132.183.*** 发表于2017-07-06 06:59:40

好看!w冬阳超棒的
さよならじゃない 发表于2017-07-03 12:36:03

sofa√冬阳加油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