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迟


风迟

文/冬阳

你带走了,谁的愿望啊。

Chapter  1

“我叫余抒年,多多包涵了。”女孩很腼腆,一副温和的样子,可因为她有些奇怪的口音,同学们还是难免轻声笑笑,小声议论起来,并没有什么恶意。“好啦,有什么好讨论的,你在日本从小待到大再回中国来,普通话会很好吗。”余抒年循声望去,是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男生,他连头也没抬,正忙着在演草纸上写着大堆的算式。看起来他在班里很有话语权喔,听到他说话,大家立刻安静了下来,气氛有点冷。

“你和班长坐吧。”老师说,“学习方面有困难可以问问他。”

原来,那个红衣服的少年就是班长啊。

余抒年小心地收拾好书本,轻声说:“谢谢班长。”“嗯。”他一边转着笔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上老师写的一个个方块字,“宋行远。”这是在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宋行远?余抒年想起了什么,她竟有些按捺不住这突然而来的喜悦了。

“老宋,去打球不?”下课后,宋行远的位置旁边便围了蛮多人,看起来都是他的朋友。“不去。最近忙得很,学校搞什么诗词大会,把作业赶赶好有时间准备。”宋行远的声音懒洋洋的,神情却很认真。这让余抒年更加确定了内心的猜测,等那些人散了后,她戳戳宋行远的手臂问:“欸,你是...是青旬,对不对?我是早季啊。”

他终于看了她一眼,目光里有些慌乱,矢口否认:“不。你认错了。”

Chapter  2

十年前。日本东京。

大家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观看着夏日祭的烟火大会,并未注意坐在角落的一个小小的女孩儿。她正在不停地哭泣,衣袖因为抹眼泪而变得湿乎乎的。

“呐,给你,很甜的哈。”这时,一个小男孩拿着一块糖果在她面前蹲下了,他冲她笑笑,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青旬。”“早季。”女孩停止了哭泣,声音糯糯的,认真地回答男孩的问题。青旬挠挠脑袋,将糖果递至早季嘴边:“那我们就算朋友了喔,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哭啊,我可以帮你想办法。”“跟爸爸妈妈走丢了,找不到了。”早季又想哭了,可最后却没有哭。是因为含在嘴里的糖果很甜,还是因为男孩青旬的陪伴呢。“诶?这样啊。”青旬皱起了眉,表情凝重了起来,毕竟,他们才七岁,和父母走丢了是件很大很大的事情。早季看着青旬不说话,慌乱地问:“难道青旬也没有办法的吗?”“有。我爸爸在这里有店铺,卖章鱼小丸子,你吃饱了就有力气找爸爸妈妈了对不对,而且我爸爸他也可以帮你的。”

青旬拉着早季去爸爸的店铺,向他说明了情况。正在做着小丸子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很和气,他拍拍早季的头说:“早季先吃一点叔叔做的丸子,再一起找爸爸妈妈好吗?”早季乖乖地点点头,和青旬坐在桌旁吃东西。“叔叔的手艺很棒诶。”早季感叹。

“早季?!”“妈妈!”早季跑向她。“一起回去吧,爸爸还在找你呢。”穿着漂亮和服的女人拉起了早季的手。“妈妈,可不可以和青旬一起点完仙女棒后再走?”早季请求,“是他带我过来这里吃丸子然后要陪我找你和爸爸的。”“是吗?那要谢谢青旬哦,去和他玩一会儿,晚了爸爸会着急的。”得到了妈妈的允许,早季跑回店里把青旬拉出来一起放仙女棒,一个顺时针挥,另一个逆时针挥,火花银亮亮的,非常漂亮。

“谢谢青旬陪我哦,我家好像离这里不远,以后会来找青旬玩的,再见啦。”早季向他挥挥手,刚走了几步,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折回来,“我马上就满七岁了,十一月的七五三朝拜,我的千岁饴糖分给你吃哈。”“好,再见哦早季。”青旬也向她挥挥手。

Chapter  3

早季会经常来找青旬玩,每次来都会看见他的旁边摆着很多宽大的纸,还有墨水和一个黑色的东西,青旬用毛笔蘸蘸那里面的墨汁写着她不认识的字。

“这是中国研墨的工具,叫做砚。”青旬的声音懒洋洋的,神情却很认真,“我妈妈是中国人,我爸爸是日本人,妈妈总教我中国的汉字,日语的话,是爸爸教。”“这样啊,我知道中国,因为我爸爸妈妈都是中国人,但是他们在日本生活了很多年,并不教我认这些字。”早季说着,从背着的鹤袋里拿出一根红色和一根白色的饴糖递给了青旬,“说好要分给你的哟。”青旬接过糖,好好打量了早季一番,说:“谢谢早季,还有,今天的早季很好看呢。”早季确实好看,眼睛水灵灵的,穿着玫红色带花朵的和服,衬得她的皮肤很白皙。

“青旬在写的,是像俳句一样的东西吗?”早季好奇地问。青旬也只是按着妈妈教他的样子写的,照葫芦画瓢罢了。他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那个生疏的名词,说:“不是俳句欸,妈妈说这叫做诗。我也不懂呢。”

他们七岁相遇,十二岁分离,十七岁重逢。

今年的樱花开得真美呢,深深浅浅的粉连成一片,看得人温暖得很。

早季装了一盒樱花糕要送给青旬,敲开门却看见青旬的面色十分憔悴。早季抱着盒子担心地看着青旬:“青旬这是怎么了么?脸色很不好诶。”“没有啦,可能...没有休息好吧。”青旬勉强地微笑了一下,“早季过来,有什么事吗?”早季弯起眉眼,将盒子递给了青旬:“给青旬的樱花糕,很好吃的哦。”青旬接过了盒子,有些虚弱的样子,为了不让早季担心,他淡淡地笑着:“谢谢早季。如果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比如中国,那么早季会难过吗?”“会的呀,会很想你的。青旬今天有点奇怪哦。”为了绕开这个感伤的话题,早季拉着青旬走到书桌前,“青旬教早季写汉字,好不好?”

软笔书法对于早季来说比较难,青旬便让她用钢笔,他坐在她的左边,看着她认真地依着自己的字一笔一画地写着。“感觉不是很好写诶。”早季轻声叹气。“来,我帮你吧。”青旬揽过她的肩,手轻覆上她的手带着她写。早季侧过脸,发现少年竟离自己那么近,她可以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不由得红了脸。

自己好像,喜欢上青旬了呢。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青旬读了一遍,黯然神伤。

当他反应过来时,才对早季温声说:“早季的汉字会写得很好看哦。”

Chapter  4

余抒年是早季,宋行远是青旬。

似是一样,却又不同。

诗词大赛上,宋行远一路过关斩将,打败了很多人,却在最后一关,放弃了。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的下一句。请抢答。”主持人观察着两位选手,宋行远的综合成绩比对手好得多,这样简单的一首词,他绝对能胜出。宋行远确实抢到了答题机会,可当主持人说“请答题”时,他沉默了。

他想到了她。

他们认识了十年。她好可爱啊,那天带着她写这首词的时候,她的脸都红了呢。其实他是有些小小的得意的,他看得出来她喜欢他,只是他无能,没办法...忘记。

“对不起。”他向老师鞠了一躬,“我放弃。”

“班长为什么要放弃呢?”余抒年听到了诗词大赛的结果,磨磨蹭蹭在社团里留到现在,为了等其他的人走掉,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为什么那样棒的青旬会输掉。

“你的手臂怎么回事?”宋行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盯着她胳膊上渗着血的伤痕。余抒年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胳膊,真奇怪,居然没感到疼。

可能是,心太疼了吧,疼到让她感觉不到其他的疼痛。

宋行远让她坐在椅子上,从柜子上拿下医药盒,找出消毒棉为她擦拭伤口。他就蹲在余抒年面前,她能看见他长长的睫毛因为灯光的照射在眼睑处投了道美丽的黑弧。

泪水落下碎成了花。宋行远听到她在小声啜泣,抬起手想为她拂掉眼泪,可顿了顿,又放下。仔细给余抒年处理好伤口,他整理了下医药箱,将它放回原处。余抒年跟上来,扯扯他的衣角,说:“青旬是不肯承认早季吗。青旬来到中国早季并不知道啊。”

“如果青旬在意的话,早季要说对不起的,对不起。”

“早季在青旬走后一直在找青旬,也一直在练字,写了很多很多。”

“青旬是早季唯一的阳光,是早季很在乎的人。”

“青旬是不是,不愿意原谅早季没有说再见啊。”

宋行远突然想把身后的女孩搂在怀里告诉她很多的事情。为什么离开前没有打一声招呼又不承认自己是青旬,告诉她,她想知道的一切的一切。

但是,他不能。就算很想很想,也无可奈何。

他只能叹口气,再转身告诉她,自己真的不是青旬。

他忘记了当时两人的距离有多近,近到他的唇擦上了她的唇。他愣住,随即后退一步逃跑似的跑出了门。

Chapter  5

诗词大赛后,是一年一度的许愿节,大家在卡片上写下自己的愿望用细彩带穿好挂在学校里的那棵大树上,一天后取下一张别人的愿望,若能将它实现便帮其实现。

“早季想对青旬说自己的喜欢。愿意赔上此生之幸,也要说。”

宋行远找了好久才找到余抒年写的愿望。

“你带走了,谁的愿望啊。”

“如果是我的,还给我吧好不好。”

“早季想说喜欢青旬,但你不是。所以,给我吧。”

我遇见你时,你的眼睛映着漂亮的花火,像我一辈子所有,所有的阳光。

我一直在找你,像飞蛾扑火,在所不惜。

哪怕,我的阳光,没了踪影,我也依然想找到记忆中最温暖的你。

Chapter  6

“对不起啊。”

“我的,早季。”

分开那年,你的父亲有意在给我父亲做丸子的材料里投了不少的有毒的东西,让一个小女孩进了重症监护室,不少大人也食物中毒。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我的父亲因此被人害死,我和母亲只能搬到中国。即使这不是你做的,可我没有办法不去恨你的啊,去世的人是我的父亲。我没有办法忘记,那个人与你有很亲的关系。我向母亲求了好久才让她没有告你的父亲,才让你不那么早就与父亲分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喜欢,但我不能够,也不可能去回应,你明白吗。因为我恨过你,我觉得自己一点点也不配去喜欢你,去接受你的喜欢。这些事情我不想告诉你,你会难过的,早季很善良,会很难过的。

一切都让我,帮你承担吧。

早季啊,不要傻乎乎的了,

青旬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Chapter  7

其实青旬,你不用愧疚,说抱歉的应该是我,不对吗。

是我的父亲对不起你的父亲,是我对不起你。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是关于你的。

那天你放弃诗词大赛,放弃答那一句话,是因为想到了我,对吗。

那天你那么快的跑出门外,是因为不让我看见你害羞了,你是想离得更近的,对吗。

那天你找了好久好久我的愿望,是因为你想写“早季,青旬也喜欢你的啊。”,对吗。

叔叔他去世,你该多难过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为什么呢。

青旬,能遇见你,就足够了。

早季,非常开心,你的陪伴。

Chapter  0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可惜,这风来得太迟太迟,吹不散忧愁了。

发布于2017年08月26日 09:22 | 评论数(7) 阅读数(237) 風♪

孤星


 
孤星
文·冬阳
等不到你/成为我最闪亮的星星/我依然愿意借给你我的光/
投射给你/直到你那灿烂的光芒/静静地挂在遥远的天上
Chapter  1
卢星炜对于少年时期的赵归鹄来说,的确像是一颗寂寞的星星。
她永远形单影只,从不主动和人说话,也不笑,总孤单地坐在巷尾的矮墙上发呆。巷尾所住人家有孩子的少,她天天从巷头跑到巷尾大概是图个安静。赵归鹄在自家院里读书习字使总能望见女孩淡然的身影,他觉得自己与她同病相怜。赵归鹄搬来这条巷子没多少光景又不喜玩闹,孩子们自然冷落他,也不常记起有这么个男孩。
孤独。听说孤独的两个人容易靠近。
赵归鹄与卢星炜有所接触,是在一个雨天。江南的梅雨季很漫长也很绵柔。密密的雨丝带着些许凉意飘落在小巷的青石板上,微风一吹又静悄悄地散了。那些天赵归鹄并没有在院里铺桌学习,便没注意卢星炜。直到有天他撑伞出门去买书时,不经意看见了她,坐在低矮的石墙上,没有打伞,乌黑的头发上笼了层薄薄的雨雾,正遥望远处的天空。
“哎,你快下来,这样淋雨会感冒的啊。”赵归鹄冲她喊。卢星炜侧过脸,对上了少年的目光。她坐在这矮墙上看遍了周围的景色,来往的行人和辽阔的天,自然也看到过赵归鹄。他常穿浅蓝色的衬衫坐在桌旁认真地写着作业,莫名给她一种出尘般的干净的印象。她不是很爱搭理人,可对着这一双清亮的眼睛,她暗自在心中为他破了例,转身跳下墙来。自然而然,赵归鹄手中的伞也移至到她的上方。“谢谢。”
从巷尾到巷头,不长的距离,不熟悉的两个人相对无言。到了卢星炜的家门前,她轻声说:“卢星炜。星星的星,火韦炜。”“赵归鹄。归来的归,告鸟鹄。”
有模仿的痕迹。
“那,再见。”
Chapter  2
每次赵归鹄放学回家,总能看见卢星炜坐在矮墙上发呆的身影。
他有些奇怪,难道她不用上学吗?他略听到过关于卢星炜的故事,是别人同自家保姆闲聊时说的。卢星炜的父母在她刚生下来时就将她丢给了爷爷奶奶,两个人去外地打工。干出了一番事业后再没有同老家有任何的联系。卢星炜的奶奶早年是个戏曲家,唱粤剧。现在患了眼疾,只能天天呆在家里。她的爷爷在工地干活儿,辛苦了一辈子。赵归鹄想,在这样一个环境下长大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
终于有天,他鼓起勇气,走到了卢星炜的身边。
“你...不上学的吗?”
“你应该听过我家的事情吧。”卢星炜笑了笑,“我爷爷说,他没办法挣很多很多钱让我去上学,他的工资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家里唯一的书就是新华字典,我都快翻烂了。小时候邻居家的姐姐教我读书写字,后来她搬走了,这里的孩子没一个愿意理我,我也没办法,只好天天在这里发呆。”卢星炜暗暗惊讶会对一个不熟的人说这样多的话,为什么?应该是,他的眼睛里,有她的影子吧。
赵归鹄的心像是被火灼了一下,兀自疼起来。这么多年,她过得该多难过,她该多委屈啊。他小心地问:“那你恨你的父母吗?”“不恨。”卢星炜淡然,“他们对我没付出任何感情,那我也不会对他们抱有任何感情。就算是恨,也永远不会有。”赵归鹄想结束这般沉重的话题,他认真地说:“以后,我教你读书,好不好?”“真的?”卢星炜第一次有些兴奋,她的眼睛亮亮的,像是有星星,“我们拉钩。”
赵归鹄觉得,她其实,挺可爱的。
Chapter  3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他们认识两年了。
也可以说,他们成为朋友两年了。
“诶,我给你唱首粤剧吧?”卢星炜说。“好。”
“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是《似是故人来》。卢星炜很感谢,感谢生活中出现了赵归鹄。他会认真地听她说话,会认真地教她读书,让她觉得她被人在乎,那么真实地被人在乎过。他们不懂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的情绪,何况现在的阳光,如此明媚。
让人看不到隐藏的伤悲。
一曲唱完,卢星炜问好听不好听。
当然好听啦。只要是你唱的,就是最好最好的啊。
“欸,赵归鹄,你倒是笑一笑啊,怎么不笑啊?长那么好看,不笑就浪费了。”“我不会笑啊,笑起来好奇怪。”赵归鹄的眼里满是委顿,“就像你不会哭一样。”“我只为我在乎的人哭,现在没什么好值得我哭的。”卢星炜说,“话说你试着笑一下嘛,笑一笑十年少啊。”赵归鹄无奈,只好抿起嘴向上扬起一个微笑的弧度。
“确实,有点怪。”
“不过你的眼睛可以表达好多东西喔。”
“是我见过的,最清澈的眼睛了。”
Chapter  4
 一切都在这一天结束了。
“你在干嘛啊?”赵归鹄看着在纸上画着什么的卢星炜,好奇地问道。“铛铛铛铛!”卢星炜把纸摆到他面前,上面画着一只简笔小猪。赵归鹄疑惑地望着她。“这个啊,是我给你画的像。”卢星炜使劲儿憋笑,“很有寓意的,猪是很聪明的动物,跟你一样。”
没见过这样夸别人学习好的。
“别闹啦。”话虽如此,他的眼里却满是暖意。
“再给你画一张正经的好了哈。”卢星炜说。赵归鹄默默伏在了桌子上:“我先睡会儿比较好。”空气便安静了下来。卢星炜勾勒些线条,这些基本的画功都是赵归鹄教她的。她觉得他好厉害啊,学习很优秀也会画很多好看的画,还有一双清澈的眼睛,眼里映着星辰大海,她想记住一辈子。没过多久,卢星炜觉得赵归鹄大概睡着了,便轻声说:“赵归鹄,那首《似是故人来》,我只给我喜欢的人唱的哦。”
暮色已晚,卢星炜画了半天也没画些什么,只用水彩简单地涂抹了一片夜空,上面遥遥地悬着孤独的一颗星子。正经地在空白处题名“孤星”。她摆好画具,悄悄地离开了他家的院子。却碰见了刚好准备进门的,赵归鹄的姐姐。
她将卢星炜拉到门外,跟她说了很多。
“归鹄马上要上高三了,你不能再打扰他了。你也知道你家和我家的差别有多大。”
“在他的人生里,你只不过是个苍白的过客而已,要有自知之明。”
“你什么都没有,你的未来是个未知数,而你不应该拖累他,他有好的前途,要上很好很好的大学,而你什么都不会,你不可能追得上他,所以离他远一点。”
无非就是这些意思。卢星炜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里满是对自己的不屑,没有任何清澈的东西,也没有星辰大海,更没有她卢星炜。一点儿也不像赵归鹄的眼睛。
可她又算些什么呢,赵归鹄的姐姐说的一点儿也没错哦,她仅仅是颗微不足道的灰尘而已,有什么资格和赵归鹄比肩同行呢。
“好。我离开。”
Chapter  5
今天是卢星炜把自己关在家里的第四十一天。这四十一天里,赵归鹄每天都会来找她,将为她整理的许多笔记整齐地放在门口,第二天又拿回去整理,添上许多新的内容再给她,如此反复。而她和他最近的距离只隔着一道门,她也没有说一句话。
她窝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心里乱乱的。
可是,可是那些话是他姐姐对她说的,和他没有关系啊,她怎么能去怪他,让他着急呢?卢星炜,你还没有对他说,你在乎他啊。
她领悟得太迟,她是真的要离开这条小巷了。
爷爷在工地上受了伤,没办法再干活。她的父母终于出现,要接他们去很远的地方生活。在那里,她可以读书,可以认识很多同学,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她早就想这样生活了,但是,那里没有赵归鹄。那里,她很陌生。
总要向他道个别吧?
这样想着,她立刻冲下床跑到门前打开了门。她看见了赵归鹄,他正在摆放着笔记书本。卢星炜笑了笑,说:“赵归鹄,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的爸爸妈妈回来了。”这样挺好的,毕竟她的父母可以给她自己给不了她的很多很多东西。就算这样想,赵归鹄的眼里也免不了掠过黯然。
“那,我抱抱你,好不好?”
“嗯。”
他不想问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她要离开了,那就不要束缚她吧。
Chapter  6
“给你。”赵归鹄递给她一只录音笔。卢星炜扬起笑,说:“再见。”
他还是原来那幅干净的模样,穿着浅蓝色的衬衫配白色T恤。
车窗外是一片又一片她没见过的风景,很美吧,却好像失了颜色。到了新家,卢星炜忙忙碌碌收拾好行李,和父母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他们的样子好陌生,是她记忆里不存在的。终于有空坐下来休息,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听赵归鹄给她的录音。
“...浩瀚的世界里/更迭的人海里/和你互相辉映/让我们连续/用尽所有思念/唱一首歌/给你/给你...”唱完歌,是一大段安静,安静后他说的话,让她第一次哭泣。
“我不会唱歌,但为了把它送给你,我练习了挺长时间。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这次我不想再问你是否同意,我想告诉你。”
“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卢星炜在赵归鹄眼里,是颗寂寞的星星。他和她一样,虽比她的生活条件好,但也没有人真正懂过他。第一次看见卢星炜形单影只地遥望天空,他就突然有要去好好保护她的想法。她沉浸在天空那条冰冷的银河时,他会想粼粼的波光够不够暖和她,他想将自己的光也分一些给她,他愿意为她歌唱。
没有任何理由,我愿意。
天黑了,有没有看到,那颗孤单的星星有陪伴了啊。
赵归鹄,你知不知道,我也,我也喜欢你的呀。
那天我说我只为喜欢的人唱那首曲子时,看见你笑了,你是知道的,对不对。
你要是知道,那该多好。
Chapter  7
一闪一闪亮晶晶/好像你的身体/藏在众多孤星之中还是找得到你/
挂在天上放光明/反射我的过去/提醒我/我不再是一颗寂寞的星星
“卢星炜。星星的星,火韦炜。”
“赵归鹄。归来的归,告鸟鹄。”
如果一切都停在这里,就好了。
可是时光没有如果。
Chapter  0
卢星炜,
我知道。

发布于2017年08月24日 13:49 | 评论数(6) 阅读数(236) 風♪

逝光终不悔·VOL.11


VOL.11

晚饭吃得太急,施南阳那一桌的人都没吃多少,好不容易在宿舍里歇下,没过多久,教官的哨声又尖锐地响了起来,无奈,大家只能带上小红帽迅速奔下楼去排队。

是去篝火晚会。施南阳是有些小兴奋的,她还没参加过篝火晚会呢,是一堆人围成一个圈圈绕着篝火转吗?随着教官们的安排,他们又开始在大金山上奔跑起来,施南阳按着帽檐怕被风刮跑,又抱着手帐本准备随时记些什么。 她漫无目的地随着前面的人移动步伐,欣赏着傍晚时大金山的景色。粉霞在天边燃着,灯带在路旁亮着,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到了晚会的地点,大家看见一个简易型的舞台和不远处刚刚点起的篝火。所以有篝火就叫篝火晚会了?正愣神,教官严厉的声音又冷不防地响起:“3号车的到这里来!”“给我排好队!”同学们顺着教官的指令在铺着草皮的斜坡上乖乖坐下,等待着晚会的开始。施南阳坐在很靠前的位置,主持人试话筒的声音突然炸在耳边,她才发现自己面前有个超级大的音箱,便立刻跑去向老师请示能不能坐后面。老师知道她心脏不好,于是爽快地答应了。施南阳走到最后的位置坐下,打量周围坐着哪些人——全部都是男生......她生无可恋地笑笑。叶清远应该也是在看周围有哪些人,当他瞥见后面的后面是施南阳时,立刻往前面挪了一点。一旁的周锬说:“诶施南阳,本子借我看看,好回去写这次的作文。”施南阳打哈哈般地回答:“好啊好啊,五块钱一看,保准你作文得九十分的喔!”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周锬还真从兜里掏出五块钱递给了她,她有些哭笑不得地说:“还真给啊...逗你玩儿呢...”借着周锬看手帐的当儿,施南阳望着叶清远的背影思神,明明一个月前他们的关系好得连数学老师看见他俩在一起就露出狡黠的笑容,为什么现在他就不找她说话了呢?

舞台灯光组成花朵的形状在四处游弋,唱歌的主持的声音通过音箱传到施南阳的耳朵里面,刺激她的心脏。施南阳觉得她有种活不过今夜的感觉,疯疯癫癫地找人借水。叶清远回头问她怎么了,周锬代替她回答:“她心脏不舒服吧。”后面的人没有教官看着,就也没了规矩,位置也稀稀拉拉地变了不少,周锬从施南阳的前面移到了左面,施南阳和叶清远中间便没了人。叶清远看着她缩成一团的模样,说:“早说啊,早说给你带耳塞啊。”他要去施南阳的本子,侧身将本子轻轻覆在她的耳边,试图为她遮挡一些噪音。旁边他的哥们儿起哄说:“唷~叶清远心疼了~”叶清远没有说话,也没有将本子移开,当那首歌唱完的时候,才又转回身。周锬问:“施南阳,我帮你去和老师说一声吧。”施南阳没形象地拉拉他的胳膊说不要,老师会和家长说的。后来叶清远逗她说要和老师说,她不肯,他问她为什么。施南阳略认真地告诉他:“因为老师会打电话给我妈妈,我妈妈会担心我的对不对,她离我那么远也不知道我好没好,不就更担心了吗,就要给我爸爸打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肯定要吵,他们吵架,我就难过了对不对,所以就不要和老师说了嘛。”叶清远看着她亮亮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怔了一会儿说:“逻辑推理这么好啊,没见得数学有多好。”为着顾施南阳,叶清远基本上都没有看什么节目。他再次说要和老师说一下,这次很认真,但施南阳一如既往地摇摇头,挺了挺身子,对他开心地笑了一下,以此证明她没事。叶清远深深地看着她,眼神好像有些心疼,他知道她倔,明明不能过度锻炼,还硬撑着,难受了还嘴硬说我很好呀哈哈哈,就像现在一样。对着她满含笑意又透着丝倔强的眼睛,叶清远总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站在舞台上唱歌的,是一个男生,他好像很紧张,什么也唱不出来,主持人鼓励他并且让会唱的跟着一起唱。施南阳觉得那个男生有些无助啊,他敢站上舞台就已经很棒很棒了,就听从主持人的话,跟着他一起唱。“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让你再变老了......”她的声音轻,但在发现观众们每一个跟着唱的时候,还是窘迫地自说自话:“诶怎么没有人唱啊。”

中场休息的时候,因为音箱不发声,所以施南阳精神起来了,凑在一旁看周锬摆弄跳绳的把儿,说:“好好玩的感觉哈,转好快呢。”右方的张弛说:“我觉得施南阳看周锬玩这个的样子好天真哦。”叶清远转身看她一眼,对张弛说:“她就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施南阳愣神他语气中莫名的温柔是个什么鬼?

施南阳无聊地扒拉着小草,突然一个人难听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她眯起有些近视的眼睛望向台上,问:“这个人是谁啊?”“谢楠木啊。”叶清远说,“好听吗?”“不好听。但是宋不桥会觉得很好听很好听呐~”施南阳比了一个对勾的手势。“所以你就觉得好听?”施南阳也说不准,就没有作声,后来,后来叶清远就转过身不搭理她了。过了一会儿,叶清远面色严肃地问她:“快说真话。”“什么啊...?”施南阳不太明白叶清远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这人儿还在为谢楠木唱歌好不好听而耿耿于怀吗?“快说,你到底难受还是不难受?”“欸...”施南阳默默裹紧外套,带有讨好意味地对他笑,奈何他的目光太具威慑力,不得不说真话:“难受啊。”叶清远拍拍她的帽子,说:“我去和老师说一下吧,好吗?你别那么坚持。”灯光穿过黑夜漫过了少年的眼睛,如此深邃空明,仿佛有光一般地美好。施南阳垂下眼帘,又拨弄起了小草,沉默不语。她也不喜欢自己心脏不好,舞台上的小活动她一个也看不了,只能听着一波又一波欢乐的笑声,只有她显得那么缄默,宛若和别人隔了堵墙。面对着眼前光也探不进的黑暗,委屈地湿掉了眼眶。施南阳暗暗在心里骂自己懦弱,怎么那么爱哭,迅速收回快要落下的眼泪,对着小草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也不知过了多久,叶清远抬起她的帽子,对上她的眼睛,看了会儿说:“哭了?”又转头瞥了眼舞台,继而说:“你倒是抬头看看啊,什么都不看你不无聊吗?要坚持的懂不懂?”施南阳惊悚他为什么会如此了解自己的心思,顺着他的话去看节目。叶清远问她:“好玩吗?”她很开心地对他笑:“好玩呀。”看着她的笑容,他也笑了。

是不是我开心你就会开心呢。施南阳想。其实她的关注点不在舞台,她将所有的余光都用来望着叶清远的背影。很久以前她讨厌他的时候从来没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她会有一点喜欢他,可这,好像不止一点点吧?应该,是比一点点还要多一点点呢。叶清远总是很喜欢出神地望着她,这个时候,她就以收拾书本来掩盖自己的慌乱;某次赵希谣当着两人的面说:“你们俩能别撒狗粮了吗,我都快吃撑死了。”随后两个人望着彼此笑,脸都羞红了;他在她的手账本上吐槽很多,安慰也很多,他说“别强迫自己,有我在”,他说“圆子不哭,我给你糖吃啊”......那些日子,好像已经走了很远了,好像啊,回不来了呢。

“喂你能不能别把帽子压这么低啊,我都看不见你眼睛了。”施南阳抬眸,想回一句“你干嘛要看我眼睛啊”,却欲言又止。这场晚会要是不结束该多好,因为她知道,结束了,他们又会回到冷淡的样子,上午叶清远向她道了两次歉,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你没事吧的样子,施南阳觉得自己就是在造作啊,为什么要那么在意他昨天不来说对不起呢。施南阳将帽檐往上提了提,视线转往舞台。

“那,再见了,逝去的光阴。”

无论有多么美好,终将要告别的,不对吗。

—·—·—·—·—·—·—·—·—·—·—·—·—·—·—·—·—

 

冬阳の絮:先码了第十一章所以小伙伴们可能看不太懂喔,前十章只码了些手稿,暑假期间上不了太多网,只能尽力给大家补一个前十章的番咯,以后会补上哒~望好评撒qwq

发布于2017年07月03日 11:09 | 评论数(4) 阅读数(241) 風♪

林夕重叠系列·2·昔年棠花


林夕重叠系列·2·昔年棠花

文/冬阳

–本文和题目没有半毛钱关系,谅解我没有给人物起名字哈。

–one

或许缘分使然,刚升入小学一年级的那天,女孩的同桌就是男孩,不过他们注意的倒不是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找前面的玩,一个找后面的玩。关于小时候的记忆,总是像覆盖上了一层雾似的什么都记不清,女孩记不得男孩跟她说了些什么,男孩也记不得女孩对他说了些什么。只依稀的记得,是彼此的第一个同桌,时间,好像很长,很长。

女孩那时候很内向,很腼腆,不爱说话,下课就是找自己最好的朋友跟在她后面做游戏。男孩也比较的内向,是蛮沉默的那种,下课时貌似也是找好朋友玩。反正,谁也不搭理谁。

女孩总是雷打不动的语文组长。有一次,数学老师重新选数学组长,女孩知道自己的数学有些薄弱,但还是很想很想当数学组长,那个时候,数学老师并不喜欢她,女孩也能感觉得出来,老师的目光落在他们那一排,最后,点的是男孩的名字。女孩在内心就有一种落选的感觉,不过还是乐呵呵的,当不上就当不上,已经是语文组长了,再说自己的数学本来就不那么好嘛。

–two

三年级四年级的时候,他们终于不是同桌了,好像是一种释然的感觉吧。女孩早就想拥有一个女同桌了,上课时一起认真听讲,下课时一起谈天说地,多好呀。女孩那时就像忘掉了有男孩这个人一样,沉浸在拥有新同桌新朋友的欢喜之中。

不过女孩那时成绩掉得特别厉害,三年级发奖状的时候没有女孩的名字,真的是处于什么都不知道的一个阶段呢。当然女孩也知道努力,终于在四年级时将成绩提了上来,并且在八十多人的大班级中稳拿第七。女孩开始变得活泼起来了,虽然和她不熟的人会觉得她很文静,但是在朋友面前,她就像只漂亮的蝴蝶,翩翩飞舞,几乎全班人都是她的好朋友。那么男孩呢?依然普通,班里少了他这个人都不大会有人想起来,朋友好像还是,那么少。

–three

五年级也就这样到来了。

女孩在五年级时过得真的很烦恼,总是被同桌欺负,不过好在老师帮她换了同桌。女孩没听懂老师的意思,以为是和另一个女生坐在一起,可是在她知道其实“新”同桌就是男孩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服,心里打起了小鼓:诶,总是和他坐,总是和他坐,老师怎么那么喜欢把我和他调一块啊。不过“师命不可违”,就算不愿意还是要照办。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不过这两个“老同桌”又重新坐一块了,倒没有觉得熟悉,反而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

女孩找她的朋友玩,男孩找他的朋友玩,互不打扰,井水不犯河水。

这一次坐同桌并没有那么长时间,大约几个星期。这几个星期里,两个人一起背书,其实就是互相比谁背得快,比着比着就背完了。还有一次的数学考试,做完后面的题的女孩,折回来做那道她一直没算出来的题。早早做完试卷的男孩在一旁提醒,不过,这好像是考试吧?

–four

六年级来到了新校区,一个大班分成了两个小班。女孩很庆幸看到她和男孩的名字不在一个班级。其实也不讨厌男孩,女孩应该就是感觉终于解脱了吧,不然很可能还要和他坐同桌,那不就要急死了?

六年级绯闻满天飞,谁谁谁喜欢谁谁谁,谁谁谁写了情书要给谁谁谁,谁谁谁对谁谁谁告白了,一大堆一大堆地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女孩从头到尾都没有关心过这些,她最看重的只是友情,喜欢的人没那么重要,反正又不敢说,说了之后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你说,在你最难过的时候找朋友倾诉还是找喜欢的人倾诉?六年级的时候男孩的成绩倒是涨了不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这个八婆满地跑的非常时期,男孩和女孩倒是被经常说为“很配”什么什么的。当然在毕业典礼的时候,也有人对女孩说,“男孩喜欢你。”

好像,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喔。

–five

六年级的暑假没作业,女孩的脸上就是一脸爽。电脑也开放了,和同学聊天,码字打文什么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照着同学录上的企鹅号一个个加好友,别人邀请进的群一个个都同意,看着每个群都炸翻天消息九十九加,女孩蛮高兴也蛮感伤。

是男孩加的女孩。

刚刚成为好友的时候,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女孩认为对方是个女生,男孩怎么认为的就不知道了。两个人发完一通黄豆表情后,女孩问对方是谁,男孩说几个提示让女孩猜,最后,女孩翻一个群里的记录里他的语音,就知道了他是男孩。

此后他们就聊得蛮欢,就像要将两年同桌没说的话都要说出来一样。女孩还在原来的市区念书,男孩则是去了更好的城市学习。

–six

上初一很忙,再说家长也管得严,就很少联系了。寒假时也没说些什么。

女孩过着她自己的生活。只是觉得班里的同学都不太合得来。班上的女同学都是追星族,女孩只关注些二次元的东西,她们喜欢的那些明星指给她看她都不认识,更何况一些组合那么多的人,一群人都说他们好帅啊什么的,只有她觉得这些人长得不都一样吗。所以,女孩很受别人的排斥。她也不管,就算死乞白赖地和她们交上了朋友,也会因为话题不同而渐渐疏远的。女孩天天下课都不知道干什么,在位子上听着其他女生们谈这个明星谈那个明星,在走廊上孤独地望着天空......

听之前男孩说,他也不适应初中的新生活。

又是一个暑假。

天天熬夜就为了初一的完美收尾,女孩也是够拼。换来的便是平板可以放心大胆地玩。

和男孩也生疏了不少,每天早安午安晚安倒是样样不缺,就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当然在这之间也出现了一点小分歧,在这之后还是每天的早安午安晚安。

就在昨天,女孩不知道乱按了些什么,看到了一个音乐的专辑,她便想了起来她这个暑假一直很想去看一部电影《大鱼海棠》,昨天上映。她听了下里面的一首歌《大鱼》,刚听就哭了。她把这首歌分享到了空间,并且说很想看看。几个小时后,女孩看到了男孩发来的一条消息,《大鱼海棠》的超长片段。女孩知道他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女孩没想到,也没想到发这个的是他。女孩觉得有点愧对他,好像一直以来都是男孩在为她付出很多很多,但是女孩喜欢的并不是他。

好像想多了。女孩少他的是一句谢谢还是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尽自己一切所能帮他?

女孩不知道。不过在现在的情况下,能做到的只是回复一句谢谢吧。

–seven

「谢谢你对我的守护。」

–the  end

故事并没有到此为止,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女孩是我,男孩嘛,你们自己猜。

发布于2016年07月09日 20:14 | 评论数(3) 阅读数(781) 風♪

不会再见呢.


嗯,看了题目,别误会.

嘛,这篇文献于逗逗,最亲爱的逗逗.

虽说是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号早上七点四十二写的,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在这一天,最最重要的这一天把这篇文章送给你.

在你来到我家的时候,我很怕你却又很喜欢你.妈妈带了“多美丽”的全家桶,我和妈妈同事的儿子在一起玩在一起吃.爸爸和姥姥去合肥买沙发,顺便带来了你.你是萨摩耶品种的,雪白的毛发、蓬蓬松松的大尾巴,看起来很是乖巧.

那时候,你才两个月大,是个女狗狗,我们一家都在绞尽脑汁地为你起一个可爱的名字.我的脑袋里想了又想,什么娜娜、小白想了好久都没有给你想出一个最好最好的名字.

妈妈说,你就叫逗逗了,我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也就勉勉强强的接受了这个名字,因为我想把我的取名字给用上.

我喜欢小动物,小时候家里养过一只大白兔,它经常往我的裤脚、往我家人的裤脚上撒尿,却从来没有往奶奶的裤脚上尿过,很是奇怪呢.到最后,它也不往我的身上撒尿了,但它的结局很是悲惨,现在想想都有些想哭.

还养过好几次金鱼,但一个个都活不长,到了2015年,还在春寒料峭的时候,又有四只金鱼来到了我家,现在【2015.8.19】还活着两只,在我家已经算长的了.

记忆犹深的还是一只大公鸡,我很喜欢这只大公鸡,不知道怎么的就喜欢它.和他相处了两天,短短两天,它就要被宰杀了,哭得伤心呐.我给它松绑,希望它能自由自在地跑一跑,雄赳赳气昂昂地有一个大公鸡的样子,可是……现在还有些记得,在大公鸡死后,我在日历上画了一个圈,说着每一年都要为它祝福,也只有现在想起来了呢.日期好像是5.17.

逗逗,在你走了之后,我才想了起来要为你过生日.可我却不知道你的生日,所以给你想了一个.你来我家的时候是七月,两个月,往回推就是五月份生的,所以我给你定了五月一日的生日.在写这篇文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没有想起来给你定成五月二十日的生日呢,520,我爱你,生在这个日子该多幸福呐,我希望你幸福快乐.

对于我来说,重要的日子就是五月一日【你的生日】和九月十三日【你走的日子】,刚刚走的时候,可以说真的,哭的死去活来.

你很喜欢玩球球哦,以前没有事情的时候,我和爸爸总会带你玩.奶奶在夏天怕你热,在冰箱里冰着酸奶,每天傍晚我和奶奶带你散步回来,会把冰好的酸奶倒在你的小碗里,给你喝,让你扇电风扇.我喜欢拍你吃饭的样子,很可爱很好玩.

你很调皮,动不动就跑丢了,有一次我发现你跑走了,虽然揪住了你的大尾巴,但是你还是跑走了.摔在地上,有一段时间根本爬不起来,在我的记忆里,有两次.还有一次,姥姥和妈妈找你,发现你掉在了一个不深的井里.你走了无数次呢.每一次走丢了,家里人来找你,每一次我都消极地觉得找不到你,每一次的提心吊胆和每一次的欢笑,却还是……

四年级我的作文上也出现了你,每一次的三星四星都是你,在写有你的作文时,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我真的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在街上看到了萨摩耶的狗,我都要去看看,看看是不是你.2015年的暑假,我英语补习班的巷子里,就有一只萨摩耶冲着我不停地叫,那是你吗?

渐渐过了一些日子,家里的人都说你找不到了,你已经死了.但是我从来都不相信,我觉得你现在一定活得很好,一定在一个善良的人家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对不对?

也许你有了新的名字,但是,请你不要忘记,“逗逗”这个名字.

不要忘了哦!

我相信我们,不会再见,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离别过.

祝你生日快乐,我爱你!

发布于2016年05月01日 07:00 | 评论数(44) 阅读数(1817) 記♪

林夕重叠系列·1·盼花开


献给我的好闺蜜——郭婧菁。

chapter   zero

女孩拖着她的行李箱走到了门前,最后一次回头望了望房间,下决心离开了。

初冬的清晨,早餐店向外飘着缕缕白汽,蕴含着香味,将经过的人们往里招揽。女孩停在一家粥店前,望着白粥飘出的袅袅白烟,心中升腾起一种哀伤。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在故乡喝白粥了,女孩想。

“通往米兰的0174航班即将起飞,请乘客们做好登机的准备......”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女孩理了理衣服,随着人群登上了飞机。她望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默默地说:“I'll...  I'll  love  you  three  score  and  ten.”

chapter  one

夏天的阳光居然也可以柔柔的,真好。清早,我骑着自行车飞奔到了电视台。虽说这个名叫落枫的电视台不是那么出名,但十分独特,所以我便来到了这里。这里是出版动画片的电视台,我,童小爱,要当一名配音。我来到吧台前,问:“请问简小姐的办公室怎么走?”“从这里上到顶层左拐第二个房间就是。”我被好挎包 ,微微有些忐忑地来到了电梯间,摁了顶层十二楼的按钮。随着电梯门的再一次打开,我发现这里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冷清,反而有不少人在走廊间穿梭。我被分到了二十一号,还算前面。过了一段时间,我替你见有人在喊:“二十一号!”心里一边想着这里怎么这么像医院的门诊,一边踏进了简小姐的办公室。

“你好你好。”简小姐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几岁,就像姐姐一样亲切,这使我原本紧张的心情放松了许多。“请坐。”简小姐请我坐到她对面的那把椅子上。

“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你就随便说一下你的姓名,年龄,星座和毕业学校就OK了。”简小姐原来是个办事利落的人。“我叫童小爱,十七岁,星座双子,毕业于北京师范中文系。”简小姐笑了笑,说:“好了,你被录取了,这是合同。明天起你就在这里工作了。”这么简单?我有些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不过是说了几句话罢了。“后天你将和另一个被录用的女孩Ewa还有一些老配音员配制一部刚构造的动画《盼花开》,你所配音的是里面的主人公蒲筱墨,期待你的表现。”

这一切简单地让我不知所措。我欢悦地骑上自行车以最快的速度奔回家的方向。风从我身边一阵阵地刮过,吹起了我的两条辫子,我喜欢这种感觉。

chapter  two

“晟哥哥!晟哥哥!”刚回到家,就有跑进了邻居言晟的家里。

“小爱来啦?言晟他不在家,最近常常出去,我问他,他也不说他在干嘛。以后找他玩吧。”言晟的妈妈说。我点点头,转身回家了。

简小姐那个我一张印着歌词的纸,让我按音乐练。当练的很熟的时候就去找她。我来到了二楼空无一人的排练室,戴上耳机,开始练习。

这世界上    有许许多多比太阳还要亮的恒星

星星们支撑起    整片天空

我们同样地渺小    渺小的不值一提

淡然的红枫与蒲公英    也有自己的梦呐

钟塔的声音    远远地传来    唱响晚声

夕阳在天空中抹上最后一片光辉(是的,夜幕中星星出来了哟)

当明天成为了今天变成了昨天    时光已对我们悄悄地说了再见

转角的路口只有红绿灯在闪烁    眼前茫然空虚

(我知道你总在我迷惘时拉起我一起向梦想追逐)

do    mi    fa    la    sol    si    re    la    re    la

梦想的歌声也许不那样动听    但    为梦想付出了努力    就可以触碰心中的太阳

让我们聆听花开的声音    那种流逝时光深处的温暖

(为什么要学会飞翔呢,因为梦在哪里啊)

——蒲筱墨,你要坚强呢。如果可以,我们一起看流星吧。

——江黎枫,你一定会更好。如果可以,我们一起看日出吧。

这是这部动画片的插曲《花约物语》。

chapter   three

今天要开始配音盼花开的一至三集。

简小姐对我们说,先排练一遍,看看我们的反应程度。

“今天,我踏入了六年级,这是小学的最后一年。似水流年,在我的心中泛起了波纹。因为新校区的缘故,一个大班分成了两个小班,原本是二班的我现在被分到了四班。来的比较早,班里没什么人。我张望着,想找个位置坐下来。我看到了江黎枫,她是我们班上的语文课代表,五年来,我都没怎么和她说过话。我走过去,想和她坐。”蒲筱墨。“你要坐这里吗?”江黎枫站起身,擦去桌椅上的灰尘。蒲筱墨的心中充满了感动。江黎枫在画画,她让蒲筱墨转过去一点,照着她的衣服画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但是最后,她把画擦掉了。……

“很好,现在可以录制了,但要注意动画上人物的嘴型。”简小姐说。

在配音的同时,我发现我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简单纯洁地一丝不苟的友谊故事。好像就是我所经历过的一样,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它带动我去回忆过往,但我却怎么也回忆不起小学的点点滴滴了。

“Time  is  a  file  that  wears  and  makes  no  noise.Time  always  follows  us.We  spend  a  lot  of  happy  time  together... ”是Ewa在录制片尾曲。她的声音很宁静,好像在哪里听过,和那些故事一样,令我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chapter  four

大约一个月的时间,《盼花开》的录制就结束了。因为喜欢这个故事,所以我就请简小姐把故事的U盘给我。简小姐却直接给了我一个文件夹,她说里面全都是故事的详细内容。我向她道了谢,便走出电视台准备回家。

刚走出门外,便看见了晟哥哥。他说,我所配音的《盼花开》全都是我经历过的。“什么?”我惊讶极了。“其实你就叫蒲筱墨,Ewa就是江黎枫。简小姐给你的文件夹里,有你们所有的回忆。”我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上初二时,江黎枫搬家了,搬去了米兰,本来就不在一个城市的你和她离的更远了。从此你们就断了联系。而你也因为一场事故,丢掉了你和她在一起时所有的记忆。”原来这样啊。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她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友谊。一瞬间,我记起了全部。

六年级的第一天我和她在一起坐,她为我擦去桌椅上的灰;蛙跳时我们觉得跳的不规范,手牵手鼓励又沿着操场跳了一圈,虽然很累很累,但至少还有彼此;有一次我的鼻子流了血块,是她为我一遍遍换纸,没有觉得恶心,我好害怕,是她一次次安慰我;我们坐在大树下一起交换日记,还一起写友谊连载小说,互相倾诉;在一起出黑板报;上初中不在一起,还互相写信;也永远都忘不了那年的冰糖水……

有一次,我们一起找到了一株紫色的蒲公英,象征着幸运的紫色蒲公英让我们五年后再次相逢。分别的那一天,我们彼此在心中种下了一颗无形的友谊的种子,经过了五年之久,它终于从沉睡中苏醒,盛开出了彩笔画不出的美丽。要知道,That  is  the  best  part  of  beauty,which  a  picture  cannot  express.

chapter  five

五年,我们都盼着内心的友谊之花盛开,虽然它开得非常艰辛,历经了无数的风雪,但最终在灿烂阳光下,盛开出了它美丽辉煌的一面。

“那天,我碰到了江黎枫,隔了五年,还是可以认出她。我便把你的一切全告诉了她,并说出了我的想法。她答应了,从背包里拿出了几十封信,还和我说了你和她的许多事情。我记了下来,回去拓展、加实、编辑好后,第二天早上我便去了落枫,我知道你要在那里工作。找到简主编后,我向她说了所有的情况,她欣然答应了。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和江黎枫的那份友情没有遗憾。”

我回想着那天晟哥哥的话,走进了电视台。Ewa走在我前面不远处,我追了上去:“江黎枫!”她回过头,对我笑了笑:“你终于记起我啦?”“嗯!”江黎枫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筱墨,I'll  love  you  three  score  and  ten.”我望着她水汽氤氲般的眼睛,笑了:“Me  too.”

当明天成为今天变成了昨天    时光已悄悄对我们说了再见

转角的路口只有红绿灯在闪烁    眼前茫然空虚

(我知道你总在我迷惘的时候拉起我一起向梦想追逐)

do    mi    fa    la    sol    si    re    la    re    la

梦想的歌声也许不那样动听    但    为梦想付出了努力    就可以触碰心中的太阳

让我们聆听花开的声音    那种流逝时光深处的温暖

(为什么要学会飞翔呢,因为梦在哪里啊)

——蒲筱墨,你要坚强呢。如果可以,我们一起看流星吧。

——江黎枫,你一定会更好。如果可以,我们一起看日出吧。

Time  is  a  file  that  wears  and  makes  no  noise.诉说的是人生中最灿烂的美丽的花儿

火焰的热力如我们的     友谊

——END——

发布于2016年02月15日 10:58 | 评论数(5) 阅读数(847) 荏♪

冬阳の信封口袋②


w下了很大很大的决心才点击的“写博客”嘞,小伙伴们鼓鼓掌伐.

我这次来,【?!】本来是准备来写写现在的博客的,但是……昂觉得博客有点……复杂.所以不侃博客,来说说我最近的小生活吧.【也就是日记

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今天下午去找曹睿雅到新华书店玩。

一路狂奔【怪事你还走了呢】到新华书店,用了15分钟,三个红绿灯我就撞了两次红灯这命中率也太高了点。刚刚进了新华书店……旁的天地手机城,我看见了桃奶奶正在她妈妈的柜台那里坐着看书,一副认真的模样,所以,我鬼鬼祟祟地跑到桃奶奶跟前,用手拍了一下她的头,把她给吓了一跳,这就是我们今天下午的“开场白”。

蓝后呢,先去旁边的新华书店看了一会书,聊了一会儿又读了十几分钟的英语,便准备去买点东西吃。带了十块钱我们便奔了出去。

桃奶奶问我去哪个超市,一个是好又多,一个是满天星,好又多要近一点,满天星稍微远一点,在城锥。我们去了满天星,因为走哪里能看见三小东校区嘛。

跑了十分钟我们到了,乘个手扶梯上了二楼。

先去买零食。我们看到了一袋玉米花,要5.40元,没准备买先四处转转。后来我们看到了一个五连包的,有玉米花、虾片、薯笛、薯条、虾条,价格还是4.50元,比那个一包的要便宜呢,看了下日期和保质期,我们就决定买这个了。

桃奶奶准备买点饮料,牛奶的,上次在好又多里面买的是雪碧。我们不可能去买那些贵的,因为钱不多了,看了半天,汽水那边的最便宜的是1.9元,牛奶这边最便宜的是1.8元,所以我们便买牛奶“优酸乳”。我是小计算器,不一会就把总价算了出来:8.1元,刚好,还剩1.9元。

去付款时,桃奶奶留意地看了一下“一元区”的,我们看见了一板子“小样优酸乳”,五瓶呢!但我们并不确定是不是五瓶在一起就是一元,问了一下,果然不是,唉!

在排队付款时,排在我们后面的阿姨说让她把那些东西先放在收银台上,也并不是太多。我们前面的人弄完了,我们正准备把东西拿去付款的时候,收银员把那个阿姨的东西先扫码,先让她付款。我在心里发笑,真的有些生气。本来嘛,就是我们先站在这里的,“先来后到”听说过吗,再说,我们买的东西也不多呐,那位阿姨放东西就放好了,我们让了,真不明白,她是故意的,还是根本就看不起我们这些孩子?真的一点……好好好,说多了算我小气、不懂得尊重长辈。

回去后,我们边吃东西边玩手机,东西吃完了,我们就在电脑上玩双人游戏“坏蛋冰激凌”。

还像原来信息课那样,我坐在左边,桃奶奶坐在右边,我控制的冰淇淋颜色是白色,桃奶奶的是粉色。

那些怪物什么的我们一起喊些“色牛”啊什么的,因为它总追着我们,真的挺像的,啊哈哈。还像原来一样,我的技术一点也不好,经常性的就是我方位感不好、遇到困难太着急,最后自己撞上或者怪物来不及躲,蓝后我就“咔擦了”,变成了一滩……桃奶奶的技术真的很好,每一次我老早老早就夭折了【重复了吧?】桃奶奶都能一直到最后,取得胜利。

到第几关来着,桃奶奶的冰淇淋先死了,我的还没,而且这关的怪物会随时从某个地方跳出来,让人措手不及。我的心都悬起来了,但,破天荒地,我居然赢了怪物,吃完了所有的水果!桃奶奶说我很棒,这是我第一次独立完成呢!每一次都是桃奶奶走到了最后,真的有些不好意思w

后面的关卡真是越来越难,动不动就”咔擦“了,有一次我们居然一起死掉的!后来我们就说,只要有一个人死,而另外一个没死,另外一个就”自己撞怪物“【zisha】,后来我们俩被同一个滚筒怪物撞死了,而且都是在一起融化互相挨着融化成一滩奶油的。我觉得很幸福呢,在游戏上面,可以一起死一起去打败敌人获得胜利,真的好好呢!

我在回家的路上,这样想着。

发布于2015年08月21日 18:51 | 评论数(4) 阅读数(912) 記♪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