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小菓の备忘录 | 南小菓の月刊

大家好我是南小菓/w


大家好我是南小菓

南菓工作室【公众号】系统

大家可以叫我南菓&南小菓&二菓子【莫名其妙想到了黑历史

南菓工作室【公众号】可以发《铃兰·余馨》月刊,也把一些短篇整理出来。

记得我叫南小菓哦

还有就是这里也发《铃兰·余馨》喔

希望大家可以和我做朋友

有什么问题可以加主办社长的QQ:2055422771

最后给你一个飞吻喔~

发布于2016年02月17日 15:41 | 评论数(1) 阅读数(309) 南小菓の备忘录

《铃兰·余馨》二月刊


还是按奇葩鱼运动场的顺序=w=

————称——职——分——割——线————

跨栏/Fantastic girl

猴年猴赛雷!新坑驾到!【当当当

其实是根据和soda以前双连载黑历史《奋斗女孩Let’s go!》改变的,可我一直没写第三话【捂面///其实阿鱼打过草稿但貌似没了奋斗女孩你死得好惨啊!你走怎么不带上我呢!【大哭【buni

【立志做皇孙副校长一样的开坑狂魔√【buni

Fantastic girl 第一回の“超新星”比赛?!

【话说我同学QQ名就叫Fantastic baby噜噜噜

【不放心的我还是来发一遍人介

夏颖【起名废】:女1,萌萌哒初三狗【噗】,喜欢唱歌,因小时候一次手术喉咙发不出声音,后来渐渐痊愈但声音难听,小学时和初中时都被人讥讽为の野鸭子の【让我想起了一部叫《野鸭子也有春天》的电视剧【根本没有好吗!】】,但并没有因此放弃唱歌,而是苦练歌喉,希望有一天能登上舞台。

路雨:女2,夏颖的朋友,年龄同夏颖,同样爱好唱歌,但也喜欢跳舞,梦想是希望能成为一名舞蹈演员。她一直在夏颖最困难的时候陪伴她,给她鼓励和安慰,让夏颖感激不尽【用词毁】。她也是Fantastic girl的副团长,喜欢和夏颖青梅竹马【观众一口老血喷出】的卢健。

乔彦菲:女配1,年龄同综上两人,也是小学时给了夏颖“野鸭子”外号的“恩人”。【其实夏颖的手术也和这个坏女配有关!敬请期待!】因为同样喜欢卢健而嫉妒夏颖,也喜欢唱歌,组建了“Very good”团队想击败夏颖。

卢小小:卢健的堂妹,因出生只比卢健晚一个月就要叫哥哥而非常孩子气,同样喜欢唱歌,第三个加入“Fantastic girl”而成为顶级VIP会员【其实没什么就是一个称号而已(ˉ()ˉ)】。

卢健:夏颖的青梅竹马,也是一只初三狗,校长的儿子,校草,喜欢夏颖惹得夏颖被别的女生嫉妒,但经常对夏颖的团队施以援手。不过常常遭到夏颖的拒绝和贬斥。

睿西:喜欢唱歌,初三狗,第四个加入“Fantastic girl”。

阿淑:喜欢唱歌,初三狗,第五个加入“Fantastic girl”。

沈娇娇:初三狗,乔彦菲的小跟班,“Very good”组合只有乔彦菲和她。

【鱼:后面三个我搪塞一下反正后面还会有她们的故事不服打我啊哼(ˉ()ˉ)唧】

【标题写在上面如果你忘了翻回去↑再来看↓】

“每一次,都在孤单徘徊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夏颖几乎含着泪唱完的这首歌。路雨轻轻地拍拍手:“停。”夏颖便停住了,喉咙里没发出任何声音或是余留的残音。

“夏颖,其实你唱的很不错啊!”路雨拍着夏颖的肩膀说。

“是……吗?”夏颖苦笑。

“真的呢,你都能参加唱歌比赛了。”路雨笑笑。

夏颖没有说话,她看着面前满面春风的路雨,心里想的是自己和路雨如天地般的差距。路雨不论是唱歌还是舞蹈,个个都行,成绩也很好,她还是班长。自己呢,不但成绩不好,一直喜欢的唱歌也没拿出个成绩,反而被人讥讽为“野鸭子”……

路雨就是个白天鹅,自己就是个丑小鸭。

夏颖越想这些越想哭,当年,要不是自己的任性,怎么会导致自己的嗓子变成这样……唱歌都是用假声……

“对了,夏颖,你知道么?”路雨笑着说,“‘超新星’的选拔比赛就要来我们市了!据说冠军还可能获得一份神秘大礼哟!”

“我劝你别妄想着了,冠军肯定不是我们学校的。”夏颖丧气着说。

“不,我不是想自己参加,我是想让你参加。”路雨语出惊人。

“让我?!”

“不得奖也没关系啦,重在参与嘛。比赛是免费的,也可以获得一次展现自我的机会嘛。”

“那……我想想。”

夏颖背着自己的双肩包走出舞蹈室,走一步流一泪。每当回想起八年前的事情就情不自禁地流泪。

“颖儿,我刚好要接你呢!你怎么自己先出来了?”夏颖抬头,是卢健。

“‘超新星’的比赛我都知道了,路雨告诉我的,何不把握这次机会呢?”卢健摸摸夏颖的脑袋。

夏颖忍不住了,一头扎到卢健的怀里,放声大哭。

“好了好了,别哭啦,不然我又要扯谎说今天下雨把我衣服淋湿了。”

夏颖抬起头,看了看他,破涕为笑。

躲在角落的乔彦菲握紧拳头。

【未完待续】

【鱼er:叫我短小怪233,月刊特殊原因所以写的短小】

————称——职——分——割——线————

撑杆跳/荔枝

荔枝II住在心里的荔枝树(12

十二、作弊

文/阿鱼

躲过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很快,袁荔枝借住在甄帅奇家的事就被宁安音知道了。而这时,还差一天就月考了。

“哎哟,看他俩多亲密,还住在一起,哼,故意炒作!安音,你说是不是?”宁安音的狐朋狗友说。

“哼,袁荔枝,我要让你好看!”宁安音握了握拳头。

月考那一天,袁荔枝对学习成果还是不放心,毕竟她耽误了几天课。

第一次是数学,老师“刷刷”发卷子,这刷刷的声音就像磨在袁荔枝心上。

袁荔枝接过卷子,试题还挺简单。袁荔枝写上自己的名字,便开始答卷了。

答到中途,袁荔枝瞟了一下教室,只见宁安音与别人来来往往地传小纸条。

宁安音作弊!袁荔枝马上意识到。

可是监考老师正在批改别的班的试卷,连头也没抬一下。

要不要告诉老师呢……袁荔枝正纠结着。突然,和宁安音纸条来往的同学一不小心,将纸条扔到了袁荔枝座位底下。

袁荔枝惊恐地看着宁安音。

宁安音对她这边使了个眼色,不知道是对袁荔枝还是其他同学。

袁荔枝正想着,忽然,后排同学站了起来,大声喊道:“老师,袁荔枝作弊!”

所有同学和监考老师都停了笔,半信半疑地看着没反应过来的袁荔枝和举报她的后排同学。

宁安音笑了笑,甩了个眼神给袁荔枝的后排同学,似乎在说:“继续说下去!”

后排同学立马读懂了宁安音的眼神,走到袁荔枝座位旁边,弯下腰捡了纸条,并晃了晃:“这就是证据!”

后排同学又打开纸条,可恶!宁安音故意模仿袁荔枝的笔迹!而和宁安音纸条来往的同学并未注明宁安音的名字。一时间,大家都相信了,鄙夷的目光投向袁荔枝。

“初一(C)班袁荔枝,0分。”监考老师毫不留情地说道。

“不!”袁荔枝站起来辩解,“我没有作弊!”

“白纸黑字,你还想抵赖?”宁安音慢悠悠地说。

“我没有作弊!不信你们去调监控!”袁荔枝大声说道。

“要调监控你自己去调,作弊就是作弊,这么大个学生,一点不懂诚实!”监考老师说。

“要是你承认的话,我还说不定给你个及格分。”监考老师又说。

袁荔枝腿一软,跪在了地上,神情麻木。

“你磕头老师都不会原谅你的,作弊就是作弊。”宁安音火上浇油。

袁荔枝不相信这一切,霎时间,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报告!”

是曲晓婉?她来干什么?!袁荔枝感觉自己像在做梦。

 

【未完待续】

————称——职——分——割——线————

俯卧撑/短篇小恶魔

Memory

阿鱼/即兴执笔

【记住这是即兴这是即兴这是即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已经不敢想象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

Downthen continue down……

恍惚之间,我仿佛看见了他的眼睛。

呵,充斥着厌恶与憎恨的眸子……

我站在天台上,微风吹过我的发丝,也吹过我15岁的清晰面颊。

“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

咣。

血迹染红了半边天。

 

孩,要让自己做的完美些,也是我这个处女座依旧强调着的。

我生有一副平常的面孔,也不愿自己天天扎在人堆里混,只是静静地待在自己的角落。

他的出现,让我改变了不少。

初三开学,我在学校门口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他,他正推着自行车,往学校的停车棚里放。

“喂,你转来的吧?以前好像没看到你。”虽然我不怎么交际,但我的闺蜜把这所中学所有学生认了个遍,我也跟着她认识了不少人。

他微微地抬起头,墨黑的发丝掠过我的眼睛,我盯着他那白色的眸子,他红着脸一笑:“是的。”

见我呆在那不做声,他又笑了:“你是几班的?做个朋友可好?”

我刚想说“好呀”,但我看周围的人群熙熙攘攘,怕又惹是生非,被别人说三道四的,便低沉着声音哼了一声“四班的”,然后头也不回地走着。

但愿他不会觉得我威风凛凛。

走了几步,他突然追了上来,“同学,你的自行车车胎瘪了!”

“啊,是么?”我赶紧跑回车棚。

果然,自行车的后胎瘪了。

这可怎么办啊!学校旁边没有打气的!我唉声叹气道。

“要不……我来帮你打气?”他迟疑了一会儿,说了这句话。

“你?”我半信半疑。

“我父亲就是修自行车的,我……跟着他也学了不少手艺。”他脸红了。

“好吧,那你帮我自行车打气吧。”事到临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我想。

他拿出打气筒,费力地打着气。

看到他汗流浃背,我掏出手帕,让他擦擦汗。

“不用了,打好气了。”他笑着走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上课铃打起。

 

界上本不该有那么多巧合,刚踏入班级,我就看到了他。

他对我笑笑,我走过去,说:“谢谢你。还有……你叫什么?”

他愣了愣,说:“陆梓。”

“林芜。”

等到老师介绍,我才知道他的成绩很好,曾获全市第一名的少年。

他是个文武兼备的中学生。

在体育课上,老师模拟中考体育考,他跑得很快。

我却得了倒数第一。

休息时,我正到处找地方坐,他朝我挥了挥手:“这,林芜!”

我坐了下来,他扭开了矿泉水瓶,大口大口喝起来。

我望着他,问道:“你……为什么跑得那么快……

“练出来的。”

“为什么要练?”我以为他一定回答为中考做准备,但还是明知故问。

他却说:“特殊原因。”

虽然我很想问是什么特殊原因,但是体育老师偏偏在这时宣布集合,我不情愿地走了。

没想到,下课时,他主动来找我。

“林芜,你一定很想知道是什么特殊原因吧。”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别装了,我告诉你吧,但你不要告诉别人。”他轻声说道。

“小学四年级时,我妈跟人跑了,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个夜晚。我疯了。我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希望把这些事甩得远远的……于是,我就爱上了跑步。”他一五一十地和我说道。

我有点惊讶,然后问他为什么要告诉我。

他说:“我信任你呗。”

 

天夜晚,我总是在阳台上望着一天一天变的月亮,同样看着那个在月光下满头大汗跑步的少年。

我已经记不清这少年反复跑到这多少次了。

后来,我也陪着这少年跑步。

其实我是很不喜欢跑步的,以前体育经常不及格,但是现在我在飞快地奔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我也想学他一样把那些不愉快的事忘记吧。

有时候,我对他说,你这方法真管用,我现在也忘记那些难过的事了。

他却充耳不闻,继续奔跑。

很多时候我在休息,他在奔跑;我在奔跑,他仍然在奔跑,只不过我们不在一个平行点上。

我虽然很瘦,但也把这当作减肥。

有时候他问我,我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我笑笑说,忘记了。

 

考,关系到人生大事,父母便叫我别练习跑步了,体育成绩也不算什么。

我想哭,但长辈的命令难违。

我没有告诉他,也没有时间告诉他。

于是,月光下,还是只有那个孤零零的少年在奔跑。

我怕他以为我背叛了他,以为我对他变得冷淡了,所以都不敢说话。

到后来,他的身边又多了一个女生,是他对门邻居。

有一次,我偶尔下来跑跑,那个女生指着我问他:“她是谁?你们好像以前经常在一起跑步。”

“不知道,我不认识。”他的眼神没有冷淡,只有真实的懵懂。

他不认得我了。

我事后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时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中考。

中考考完后,我考上了名牌高中,他考上了普通高中。

我们也碰过几次面,但他也不认识我了。

他不是假,是真。

也有可能是当初那份怀疑,然后通过跑步把我忘了。

 

又反应到现在,原来我根本没有跳。

原来我只是眷念那些回忆,那些memory

MEMORY让我产生了幻想,但是,我还是沉溺于它。

唉,去了,也只剩下这些回忆了。

 

至少我还有Memory

————称——职——分——割——线————

武术操/可无视哒广告

大家好这里可爱的萌鱼x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阿鱼的黑历史月刊《铃兰·余馨》.
估计只有soda风信子她们记得了。
在此传链接.看以往期刊你就知道了.
2014年十一月下旬,十二月上旬刊:http://cblog.ci123.com/ALINYUYIZHIZOU/entry/869715
【浓浓的黑历史气息拂面而来
然而阿鱼想把《铃兰·余馨》回归惹.
这里南菓工作室,也兼《铃兰·余馨》编辑部.
如果你作死可以选一种职业为我的月刊做贡献:
供稿员【缺2名】
供图员【缺1名】
副编辑【缺1名】
好了就到这。
————称——职——分——割——线————

南菓工作室招人啦!

不论男女老少,不论文渣文帝,你都可以加入南菓工作室!

现招募:

副社长【1名】

编辑【3名】

杂务员【5名】

————称——职——分——割——线————

可耐哒图图来惹~

再来一张大爱的面码!

啊啊啊受不了辣!!!

————称——职——分——割——线————

本次月刊到此结束!

又是我一个人制作.......

伤不起的阿鱼啊!

发布于2016年02月13日 16:56 | 评论数(1) 阅读数(367) 南小菓の备忘录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