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舞会

你可曾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戴着虚伪的面具,跳着一支永无止尽的舞————题记

N0.1“绝情”之戏

昏黑的灯光笼,罩着下面满满当当的一群人头,唯一的大门被一双大手紧紧的锁上。

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身形高挑秀颀,转过身来,穿过黑压压的人群,走到舞台上。他的面孔被黑色的斗篷遮挡,看起来如同来自暗黑的幽灵。

“王子、公主、小丑、猎人、巫婆、强盗、警察、鬼怪……,开始属于你们的角色吧!”

白雪公主的蝴蝶结、鬼怪的利爪、公主的蕾丝花边、猎人闪光的匕首。

“谁也不知道,哪个是哪个的面具,跟着你的心去选择。来吧,命运的大门已经向你敞开!”

人群变得嘈杂,人们都带上了自己的面具,找到了合适的舞伴。一瞬间,人群竟然进静如死水。

Music!”角落里,披黑斗篷的人站了起来,舞动着他的披风。管风琴的键盘重重地响起,如同一首提示命运的开幕曲,每一个音符在空荡荡的舞厅上空,都有做大约两秒钟的回音。披黑斗篷的人如同一个骄傲的指挥家,用诗一般的语言指挥着一场毫无编排的舞剧。

“现在让我们来玩一场游戏。”披黑斗篷的人站在舞台中间,拿起身边的匕首,用手拨弄了一下身边垂耳兔的毛,“绝情”之戏,用你手中的匕首杀死你的舞伴。嬴者,80万元奖金和三辆法拉利;输者死亡。有人愿意退出吗?”

人们不可控制的战栗了一下,但没有人走出来。

“好”披着黑斗篷的人勾起一抹冷笑,手中的匕首闪闪发光,“那么游戏现在开始。”

一瞬间,尖叫声、惨叫声、哭闹声、打斗声、呻吟声……不绝于耳,有人被踩死、刺死、吓死……舞厅一下子变成了战场,还是我方杀我方,敌方杀敌方的战场。

终于,一切喧闹都停下来了,还剩下一个老爷爷和一个身高壮硕的大汉。壮汉迟疑了一会儿,伸出手推了一下老头儿,老头儿“咕咚”一下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死在了老伴的身边。

壮汉手握匕首,走上舞台。

“你赢了!”披黑斗篷的人起身,“我将亲手把这80万元和三辆法拉利送给您。”

“爸爸!”一个小女孩跑上台来,指了指刚刚倒下去的老头和他的老伴。“爷爷奶奶怎么了呀?他们怎么不动了啊?我们回家好不好?”披黑斗篷的人停下手:“对不起,先生,这场绝情中剩下了两个人,我暂时还不能把奖品和奖金送给您。”

“可是,她是我唯一的女儿……”壮汉有些惊讶,转而面对小姑娘:“你怎么知道我是你的爸爸?”

“心灵感应。”小姑娘淘气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戴着一张公主面具的她的头上梳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壮汉背过身,迟疑了很久很久,她想挥手叫女儿出去,但舞厅的门是锁着的。

披黑斗篷的男人把自己裹得更紧了:“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带着你的女儿离开,我不会伤害您的。”

壮汉的脸上似乎盖上了一层霜,冷冷的没有任何表情。

女孩死了,死得很痛苦,她卷缩在领奖台的边上,背后还插着一把象征着胜利的匕首。

N0.2“绝命”之曲

五彩斑斓的墙倒映出人们欢乐的脸,披黑斗篷的人站在角落里,缓缓戴上自己的面具。

“音乐,响起来了……沉睡的黑猫,没有人会去唤醒森林中的迷雾,此刻还在林中徘徊。去吧,去选择你们各自的面具,期待着你们第一次的相遇和开始,”他踱步到KTV中间,如同莎士比亚戏曲中的念白一样,从他一张一合的嘴里流出。

人们戴上面具。

“绝命之曲!”他挥动着双手,身后的披风飘动着,“歌王,谁会是这一次的歌王?歌王将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奖励,其他的人去卡达斯布,好好的过你的一生吧,那里将会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东西等着你们!这就是本次游戏的规则,光荣者入!”

卡达斯布,传说中的“死神之界”。有进去的人,却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活着出来,只有……活着的肠子?

一人举起手:“与众不同的奖励是什么?”

他没有回答那个人的问题,裹紧衣服退回了角落:“我不能强迫任何一个人,请参加‘绝命’之曲的人站到台前。”

1个人、2个人、8个人、15个人,36个人……,台前站了一排,而后面只剩下一个人,就是刚才举手的那个人。

“来呀,来呀!”,台前的一堆人里,有一个小手在召唤着那个人。那个人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会儿,站到了台前。

披黑斗篷的人笑了一下,举起双手,像是在迎接人生的洗礼,管风琴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为之震撼。

“歌王?”那个人又举起了手“如何选拔?”

“很简单”他的披风在风中狂舞 “唱一首歌”

一个个人站到台前,唱了一首歌,又唱一首,一首又一首的歌,只伴着台后的管风琴。

一次次角逐,一张张投票,101个人中,只剩下最后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自信一笑,认为志在必得,开口唱了起来。女人则是在他唱完之后,才静静的开口清唱了起来。

屋里静很静,静得可以听到所有人的心跳。他的歌声有时动人,像潺潺流水般浅吟低唱,独具风韵;有时凄美,似露滴般冷冷作响,耐人寻味;有是浑厚,如同雄鹰展翅一声长鸣,振聋发聩;有时婉转,若深情交融是一滴眼泪,扣人心灵。男人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不甘、无奈与惊讶。

“怎么可能?”男人瘫痪在地上,双眼无神“她怎么可能……超过我?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当之无愧的歌王!”一曲终了,批黑斗篷的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轻轻的转动着他的双手,像是一位操纵一切的魔术师。

男人挣扎着:“我不要去卡达斯布,她不可能赢得了我!”

“这是事实。”,披黑斗篷的人吐出四个字,无情的将他踢倒在地上:“把他丢到蛇岛去,让那里的蛇咬死他。”

“妹妹,你要照顾好自己……”男人的身音远了。

女人面无表情,连头也不回,只是默默地、默默地接过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礼物。

N0.3“绝爱”之舞

舞台上,挂着红红的厚丝绒布,只有一束灯光打在舞台中间。是一个黑色的大箱子,箱子的两边各有一个人形的出口,像是魔术演出时的道具。

角落里,那个披黑色斗篷的人慢慢走了出来:“一台没有编排的话剧,两个没有编排的演员,舞台的灯光已经为你们而亮起。”

就在这时,舞台灯光熄灭了。

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两个女孩站在了舞台中间。一个穿着红色的长裙,一个衣角上别着一朵血红色的玫瑰花。

“优胜者只有一个……胜者可以直接进入国家剧院。”披黑斗篷的人站起来了,旋转成一个大大的黑漩涡,“输者,心脏,这是给胜者的另一份礼物。”

管风琴的音乐再一次响起,充满了不祥意味的暗影投向舞台上如同雕塑般定格的两个女孩身上。

“面具不会说话,面具只能留下记忆,回想起你们的第一次相遇!”披黑斗篷的人的声音醇厚悠扬,在剧院中回响。

黑箱子里,伸出来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

踢嗒、踢嗒。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孩,带着最容易识别,脸上一棒夸张的笑容的白雪公主面具,手上拿着一个羽毛扇子,从黑箱子里一步步舞出来。

另一方的黑箱子里,伸出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

吧唧,吧唧。一个身着王子骑装的女孩,带着王子的面具和白色的手套,跳着优雅的华尔兹舞曲,旋转到舞台的中央。

王子与公主彼此对视,保持着一个圆环的距离,以各自的舞步起舞。披黑斗篷的人走出来:“但一切伟大的力量,都不能掩盖面具的力量。它是那样的强大,操控了我们每一个人,掩盖在面具下的心灵,将会是什么样子?”

音乐声音全部停止了,公主摇着她的羽毛扇,慢慢向她的黑箱子中退去。她低头颔胸,如同在告别她的下午茶会。舞台上,只剩下了王子一个人。

灯光打向孤零零的站在舞台上,显得有些落寞的王子,如同烈焰色的唇膏涂上了双唇,瞬间让人忘记了自我。

王子开口:“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小小的黑洞。不知不觉,你已经成为了我心里的全部,难道……她的依赖对我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知何时,公主已经站在了王子的身后:“我对你的心理,产生了更多期待,我期待成为你的全部。回来把,我的王子,我们能不能像从前一样?”

一身落寞的叹息,舞台灯光熄灭了。

在黑暗中,披黑斗篷的人发出一声沉沉的叹息:

“一层又一层,谁知道人的心中有几层面具?”

“一层又一层,时间的沉淀,堕落向密林的深处,摸摸自己的心,问问它,哪个面具在等你?”

舞台上的灯光一个个亮起来,一个人倒在舞台上。是公主,她选择了自杀,面具掩盖了她原有的表情,她的脸上只有繁复的微笑。

“恭喜您,王子殿下。”披黑斗篷的人沉声“您赢了。”

“不,是我杀了她”王子戴着猎人的面具,手上还残余着公主身上温热的鲜血,“为什么要给我一把真正的匕首?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披黑头蓬的人喃喃着:“您选择成为猎人吗?”

王子颤抖的手,摘下了那张下巴往下撇的猎人面具,擦掉了手上最后一滴鲜血。她的双手无情的伸入朋友的心脏,掏出了她的另外一份礼物,然后抬起脚将公主的尸体踢到了台下,捧起她的心脏,似乎什么也没干过似的走向门外。

N0.4 尾声

200个生命。”披黑斗篷的人终于脱下了他的斗篷,露出深深的白骨“我终于可以转世成人了。”

公主的尸体转了一下,跟着白骨一起消失在黑暗之中。与此同时,蜷缩在领奖台边的女孩站了起来,拔出身上的匕首,插入了一个大汉的心脏,然后就无声无息的变为一个面具,轻轻的盖在了大汉的脸上。饕餮的面具。

 

第二天,一个男子的双手被捆在背后,默默的从一个倒立的角度观察着这个世界。他顺从而坚韧,在他的头上,镶着一个三色的光轮,而他的脸上,带着饕餮的面具,

    发布于2018年01月29日 15:56 | 评论数(3) 阅读数(524)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人间处处皆风景

下一篇:淡雪飞逝 尽话往昔

评论

36.57.177.*** 发表于2018-02-25 19:44:06

很棒,真的很棒。
112.2.4.*** 发表于2018-02-01 16:23:22

。。呃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8-01-29 19:28:27

好厉害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