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置顶】请你们一定要看 | 【独角戏】大约是短篇儿 | 0 | 0 | 0 | 0 | 0 | 0

独角戏-1


独角戏

/Mr.兔子

0.

默默在窗棂下的白墙上偷偷刻上的少年名字

终于亲手擦掉了吗。

 

1.开篇

“叶朝阳!”我跟在他的自行车后面,奋力的喊着,引得过路人也偏头朝我行着注目礼。

大概是群众的力量,自行车上的少年终于减了速度,吱呀——的一声停下了车子,不耐烦的朝我挥挥手,却连头也不回一下。

我满足的坐上他自行车的后座,扬威一般拍了拍他的肩膀。

“还不是载我了嘛。”

“还……还不是你太丢人!”少年红了脸。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呀。”我肆意笑着,更加用力的拍着他的肩膀。

叶朝阳没有理睬我,迎着风的少年,丢给我一条围巾,嘟嘟囔囔:“你别感冒了,不然我妈又要责怪我了。”

“好。”我眯着眼睛,伸出双手,感觉风从指间快速的流走,像是一股股从山上流下来的清泉。

十月的这里落满了金色梧桐叶子,满世界的梧桐好像包裹住了所有的是是非非,至少让这个世界看起来都是一样的,那么和谐与安详。

骑着自行车的少年,有通红的耳尖,不知是因为寒冷的冬风还是后座的少女。

 

2.许楸-照片和少年

我叫许楸。

这个名字简单的不值一提,听说我出生的时候正是秋天,算命先生又神神道道的说我命里缺木,老许便给我取了这样的名字,没什么含义,也没什么文化,常常被叶朝阳嘲笑又土又难写,可我还是从没想过换掉这个名字。

因为这是老许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

奶奶常常说,老许是个没用的人,留下我就撒手不管了,没给我们留下任何赖以生存的东西,可我却常常在半夜去洗手间的时候看见她窝在几平方里的小客厅里偷偷的抹眼泪。

我对于老许没什么印象,至多也只是张模模糊糊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有着很好看很好看的面容,虽然像素并不高,被岁月磨损的也不再清晰,我却认认真真的带在身边,常常拿出来仔细的看。

我非常非常非常的感谢这张照片。

不仅仅因为它是老许的照片。

还因为,它让我遇见了那个少年。

 

3.叶朝阳-啧,烦死了

许楸又跟在我身后了。

我烦躁的甩了个白眼,戴上棒球帽,抄着手向前走去,没有顾虑在我身后絮絮叨叨的许楸。

她总是说些乱七八糟的小事情,更像是在没话找话,诸如些“啊今天早上碰见一只猫诶,叶朝阳你喜欢猫吗?”“又要跑步啦好烦。”“今天测验成绩出来啦去看看嘛?”之类的废话。

啧,烦死了。

“叶朝阳,叶朝阳,下节课是物理,电学仪器你带了吗?”许楸连忙追了几步,脸上显出慌乱的神色,又开口。

“没。”我丢给他几个字,心里却一惊。

完了,电学仪器忘记带了,物理老师可是出了名的凶啊,不知道会不会打我…

“那!那我的借你吧!”许楸急急忙忙说道,看上去却很高兴。

啧,烦死了。

 

4.许楸-再也触不到的阳光

头好像有点晕。

我费力的起身,感觉全身轻的快飘起来了,用力的抬抬手,感觉沉重极了。

可我却看到另一个自己躺在床上。

这诡异的场景恐怕没几个人见过。我使劲揉揉眼睛,然后闭上,再睁开。

奶奶的哭声在客厅里显得尤为清晰,不再是那种压抑着的,哽咽着的,为老许而流眼泪的那种哭,而是很大声很大声的哭出来,头发好像忽然白了那么多。

好想去拍拍奶奶的肩膀。

可是手伸出去,却没有触到任何实体的感觉,像是穿过空气。

我看到床头的遗照。

长得,那么像我。

我静静的坐在奶奶身旁,却无法用任何方式安慰她半分。

突然想起叶朝阳。

阳光挤过窗户的缝隙,溜进这栋阴暗潮湿的房屋,我伸手,却没有任何温暖的感觉,苍白的手也没有因为阳光渲染半点暖色。

一直想要的雪白皮肤,真正拥有了,却高兴不起来。

我试着咧了咧嘴。

 

对着再也触不到的阳光。

发布于2017年01月20日 17:14 | 评论数(7) 阅读数(357) 【独角戏】大约是短篇儿

☆2017-这样就很好


你好 我叫兔子就好啦。

选择在2017重新开始,请多关照什么的如果感兴趣最好。

 

其他的这样就很好

发布于2017年01月20日 11:28 | 评论数(2) 阅读数(328) 【置顶】请你们一定要看

回眸一笑稚流年(第六回)


回眸一笑稚流年(第六章)

第六回:

清晨的阳光洒下浅淡的光晕,恰好在后花园铺了一地的暖色,楚清谣手执着曲谱,暗自念着拍子,回想着舞曲动作。

这曲谱花费了她与舒一默不少心思,更是差点出了差错,被人盗去,如果说一开始只是想好好在中秋晚宴上表演一番,现在则是又平添了一番不服输,不愿输给盗走曲谱故意让她难堪的楚清月。

“谣谣你这么认真啊……”舒一默一手包子,一手豆浆,嘴塞得满满的还不忘插话。

“……”楚清谣没有搭话。

“哇谣谣你服装准备好了没!我看到楚清烟姐姐准备的裙子可好看啦!”某人不依不饶。

“……”楚清谣努力回想着舞曲那个旋转的动作,努力把舒一默的废话屏蔽。

“哇谣谣……”

“你准备好了吗?歌词记住了吗?曲调呢?”楚清谣终于被舒一默打断。

舒一默默然。

澜月在一旁微微颔首,拨弄着袖子上绣的花,楚清谣却能明显感觉到她一定在偷听她与舒一默的对话。

“澜月。”楚清谣淡淡发话:“你在这等着岚瑾瑜公子,等他来了便带他去偏厅好生招待着。”

澜月神色一冷,迅速转为温和:“啊?还是让绮月在这等着吧,我随小姐去,其他人不如我了解小姐,还是我去吧。”

楚清谣笑了笑;“不了,绮月,你随我来。”

绮月微微点头,有些悲怜担心的看向澜月。

楚清谣带着一脸不解的舒一默回到自己的卧房,三人刚踏入,楚清谣便关上了门。

 

“说吧,绮月。”

东栀:嘿你们好!这么久辣东栀爸爸终于上线惹!!带来了拖了许久的坑w这部流年依酱和我可谓挖坑无数w!随后有番外奉献请各位客官千万不要放弃爱我!!

附上回眸一笑稚流年全目录(目前已更)传送门:

人设+第一回:http://cblog.ci123.com/menghuanxiaoyi/entry/904844

第二回:http://cblog.ci123.com/HEHUAXIN/entry/904910

第三回:http://cblog.ci123.com/menghuanxiaoyi/entry/904921

第四回:http://cblog.ci123.com/HEHUAXIN/entry/906097

第五回:http://cblog.ci123.com/menghuanxiaoyi/entry/907510

 

 

 

By一只想成为北极狐狸的东栀宝宝。

发布于2016年07月24日 14:18 | 评论数(6) 阅读数(468) 0

回眸一笑稚流年(第四章)


第四章

  楚清谣一脸诡笑的附在舒一默耳边一阵耳语。岚谨喻伸长了脖子想探听些什么,奈何舒一默小姐守卫森严,岚谨喻刚一靠近,她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在某人的脸上。

  岚谨喻揉了揉发红的脸庞,碎碎念道:“喂喂喂,我这么帅的脸你也舍得打!”看着丝毫没有理睬岚谨喻的两人,岚谨喻只好默默转身,画圈圈。

  语毕,楚清谣和舒一默两人出奇的一致摆出一副诡笑的样子,笑嘻嘻的盯着岚谨喻看,看的他有些发毛。

  “喂……喂……你们你们……我我我卖艺不卖身诶!”

  “咳,谁要你卖身了,再说,有人买吗?”舒一默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喂!”

  “嗯……”楚清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居然表示赞同。

  岚谨喻表示有些无语。

  “啊好啦不闹了。”楚清谣摸了摸一脸委屈的岚谨喻,表示安慰。

  “咳!我们的计划是……”舒一默忽的警惕的看了一眼窗外。

外面一丝风都没有,但那原本宁静的夹竹桃的一角却晃动的厉害,如同被谁狠狠摇动了一般。

有人!

楚清谣先反应过来,赶紧起身出门,舒一默和岚谨喻紧随其后。

院门“吱呀”的声音以及楚清谣模模糊糊看见的一个蓝色的身影,都在表示着刚刚有人在偷听。

侍女澜月急急忙忙赶来,一脸茫然的看着若有所思的楚清谣和同样茫然的舒一默岚谨喻。

楚清谣缓缓从地上拾起一块玉佩,沉思,许久,才开口发问。

“一默,你看这玉佩。”

舒一默急忙抢过玉佩,岚谨喻也赶忙围观。

玉佩通体莹白,泛着乳白色温润的光芒,摸上去冰冷却不显太过寒冷,玉的温度缓缓和体温融为一体。玉佩刻的是一个长命锁的样式,每一个刻痕都可以说是完美。无论是雕工还是玉的成色,都不是一般人佩戴的起的。

“这不是楚青烟的吗!?”舒一默惊叫。

“什……什么楚青烟?”岚谨喻一脸迷惑。

“嗯。”楚清谣淡淡点头,简单的给岚谨喻解释:“这是三年前皇上御赐给姐姐的,姐姐一直很宝贝。”

“那也就是说这偷听之人是楚青烟!”舒一默难得聪明了一回,大呼小叫起来。

“但是若她想探听个什么,用得着亲自出马吗。一个楚府大小姐,又怎会连一个心腹都没有?”岚谨喻也难得认真起来,指出纰漏:“再说,这楚府大小姐恐怕也不会这么傻吧,连这么宝贝的玉佩也会在做这样的事情时带着。”

“咳……那你说是什么?”舒一默不满的噘嘴。

楚清谣皱着眉头盯着那款成色上鼎的玉佩,忽然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就算是姐姐想要晚宴上一展风采,也不至于用如此手段。

身后的夹竹桃左右摇曳着,方才的晴空万里现在却染上了一层空洞的灰色,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

站在夹竹桃下的澜月脸色变得有些发白。

快要下雨了呢。

是的,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临了。

 

ps喔这里风信子/副校长

嗯我来发我和依酱的连载了~还是谢谢大家多多的关注呢阿里嘎多!

顺带来汇报下最近的成绩吧……期中刚过,祝我好运√

最近看很多人都有在说琅琊榜呢,我陪母上看完了,很赞真的。很久以前我看过小说版的琅琊榜,第一感觉就是文笔不错,林殊或者说梅长苏让我有种掌握着全局的感觉,最喜欢飞流了~好可爱啊简直把我萌化www!然后我想说如果我没记错小说里霓凰貌似后来不喜欢林殊了_(:зゝ∠)_嗷嗷嗷当我没说毕竟疏凰这对cp还是很棒啊!开始读小说的时候其实挺心疼霓凰的w然后……其实我觉得梅长苏和萧景琰才是一对cp啊!!

喔考完之后我就可以看哑舍了,耶

哑舍真的很棒看一遍觉得很棒一次[. 特别喜欢医生别问我为何

 

我我我是不是废话太多了www

pps我又来了……咳依酱我是来说声抱歉的毕竟拖了这么久www所以我决定明天写个番外或者小剧场什么的弥补下……

然后……这一章貌似一直在玩岚谨喻【岚谨喻:喂你!】咳岚谨喻我也对不起你……

发布于2015年11月20日 19:17 | 评论数(9) 阅读数(566) 0

回眸一笑稚流年(第二章)


回眸一笑稚流年(第二章)

  遥远的清风吹过两个女孩的脸庞,第二天的早晨如期而至。阳光均匀的洒在庭院里,侍女轻叩楚清谣的房门,清脆的声音如流水般唤醒了正在沉睡的楚清谣和舒一默。

  先醒来的楚清谣揉了揉仍然发酸的双眼,推了推倚在自己肩膀上睡着的舒一默,舒一默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倒在床上又睡了起来。

 “进来吧。”楚清谣打了个哈欠,对着镜子整理了下仪表,便对门外轻轻喊道。侍女应声推门,向着楚清谣微微鞠躬:“小姐,中秋就快到了,大小姐托我来给您提个醒。”然后顿了顿:“另外,岚少爷来找您了。”

  “嗯。”楚清谣答了一声,又打了个哈欠:“你叫他进来吧。”

  侍女又一次微微鞠躬,退出门去,门还没合拢,一只手就撑住了即将关闭了门,岚谨喻的声音清楚传到了楚清谣的耳朵里:“诶诶!别关啊!”

  “烂金鱼你还知道来啊……”楚清谣白了岚谨喻一眼,却又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哈欠:“你已经大概两个星期没来了吧。”

  岚谨喻一脸讨好的扑了上去:“楚大小姐就放过在下吧……我这不是和父亲走商队去了吗。原谅我啦~”说着把两个木盒子放在桌上:“你看,这是我给你和一默带来的礼物。”

 “嗯……”被岚谨喻吵醒的舒一默这才悠悠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用早膳了吗……”

  “噗哈哈哈——”楚清谣和岚谨喻笑成一团,舒一默不明所以的坐在床上摸了摸肚子:“唔,好饿啊……”

  “咳咳——”楚清谣笑的轻咳起来,才想起来正事:“呀,一默,我们还有表演没排练呢,金鱼,你在旁边看着我们表演好了。”

  舒一默赶紧揉了揉眼睛,找起词来,可是找了桌子和床,也没有发现一小张纸的痕迹。舒一默慌了:“清谣,金鱼,你们来帮我找找,昨晚谱的词在哪里啊?”

妥妥的棒棒哒第一章:http://cblog.ci123.com/menghuanxiaoyi/entry/904844

来自于咱棒棒哒依酱!

~~~~~~~~~~~~~~~~~~~~~~~~~~~~~~~~~~~~~~~~~~~~~~~~~~~~~~~~~~~~~~~~~~~~~~~~~~~~~~~~~~~~~~~~~~·

风信子:顺利的毁了依酱的双连载xxx楚清谣舒一默我对不起你们QAQ

【不服输的我又发了一遍。。

发布于2015年10月07日 13:04 | 评论数(19) 阅读数(750) 0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